中國酒業新聞網

華夏酒報官方網站

首頁 > 深度 > 關注 > 正文

新舉措受質疑,茅臺“關聯交易”破局
2019-06-12 10:43:13   來源:《華夏酒報》   作者:楊孟涵   

2019年,茅臺零售價一路高漲,超越2013年前的高點狀態,帶動經營業績猛增。在一路凱歌的情況下,于5月29日召開的股東大會備受行業矚目。

另一方面,茅臺多名前任負責人因腐敗落馬的消息也持續發酵,加之分紅方案、在茅臺集團名下成立營銷公司等事項飽受爭議,讓這屆分紅總額創下新高的股東大會,有了一絲陰霾。

外界的質疑與茅臺的理想之間,是否有著互不理解的鴻溝?理想化的營銷改革,是否能讓市場回歸到可控狀態?

多重質疑下分紅創新高

茅臺182億分紅總額創下新高的同時,針對此項的反對票同樣創下新高,而原董事長、電商公司負責人紛紛落馬,也讓外界將產品形象與“腐敗”相聯想,茅臺于日前召開的“2018年度股東大會”可謂喜憂參半。

2018年度,茅臺營收達到創紀錄的736億元,凈利潤352.03億元,依舊穩居酒業第一位。而飛天茅臺的零售價,也在今年突破2000元,超過2013年前的市場高點,茅臺氣勢之盛一時無兩!

5月29日舉辦的“2018年度股東大會”同樣盛況盈門——首先是參會股東及股東代表人數創了紀錄。根據茅臺會上的統計公布,出席2018年度茅臺股東大會的全國股東及股東代表達到了2007人,參會股東人數超過了去年股東大會人數的4倍多,也是近年來國內上市公司最大規模的股東大會。

營收與盈利創新高的同時,分紅同樣創下新高。

早在今年3月,貴州茅臺的2018年度報告就披露了2018年的年度利潤分配預案,并在5月29日召開的股東大會上審議。經審議投票通過,以2018 年年末總股本12.5億股為基數,對公司全體股東每10股派發現金紅利145.39元(含稅),共分配利潤182億元。

茅臺集團黨委書記、董事長、總經理李保芳在股東大會上說:“去年,貴州茅臺通過上上下下的努力,交出了一份漂亮的業績報表。分紅方案盡了我們最大的誠意,創下了本公司年度分紅最高紀錄。”

如此高的分紅方案,反對聲卻不少。該利潤分配預案遭到了持股5%以下的中小股東多達751萬票的反對,占該持股比例的股東投票總數的5.48%。在《關于聘請2019 年度財務審計機構和內控審計機構的議案》審議時,也得到了548萬張中小股東的反對票,占持股5%以下股東投票總數的3.99%。

同樣給茅臺投射陰霾的還有延燒的腐敗案。據高檢網5月23日消息,中國貴州茅臺酒廠(集團)有限責任公司黨委原副書記、原董事長、貴州茅臺酒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長袁仁國涉嫌受賄一案,由貴州省監察委員會調查終結,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。貴陽市人民檢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賄罪對袁仁國作出逮捕決定。

繼袁仁國被“雙開”并被正式逮捕之后,又有一前高管、茅臺集團電子商務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、董事長、法定代表人聶永,被銅仁市萬山區人民檢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賄罪決定逮捕。

多個負責人落馬,無疑重挫茅臺形象,業界擔憂,大眾可能會將“腐敗”等負面信息與茅臺品牌相聯想。

“關聯交易”背后的謎團

在腐敗案挫傷茅臺股票的同時,集團的另一項重要決定,也遭遇到了中小股東和外界的廣泛質疑。

今年五一后,貴州茅臺集團營銷有限公司揭牌成立。資料顯示,該公司是茅臺集團的全資子公司,新設立的集團營銷公司將重在“用好增量、管好存量、加強管控、統籌市場”,構建順應發展要求的營銷體系。

但這一舉措遭到強烈反彈,大股東成立新營銷公司的消息一經披露,貴州茅臺旋即陷入輿論的漩渦中,聲討大股東侵占、蠶食貴州茅臺渠道利潤的聲音一浪高過一浪。

5月7日,貴州茅臺收到上交所上市公司監管一部下發的《關于貴州茅臺酒股份有限公司媒體報道相關事項的監管工作函》(上證公函【2019】0583 號),就新營銷公司“是否擬全盤直銷經營上市公司的茅臺酒配額,是否可能形成金額較大的關聯交易……”等一系列問題發出問詢。

上交所的監管工作函與外界對茅臺集團“關聯交易”的質疑同出一轍,此前在茅臺大幅砍掉違規經銷商的情況下,外界預期其能夠增加直銷比例,將利潤更多地留在上市公司,而隨著集團公司設立營銷公司,似乎原本屬于全體股東的利潤要歸入大股東的囊中,因而引發一輪批評浪潮。

對于上市企業而言,不透明、暗箱操作的“關聯交易”是大忌。尤其是在茅臺的銷售環節利潤達到高峰的情況下,新成立的公司直切這一領域,讓中小股東產生“利潤轉移”的憂慮,也讓外界對于上市企業透明化操作的期許產生失望。

實際上,茅臺此前就曾有過類似“關聯交易”被否決的先例。

2015年召開的“貴州茅臺2014年度股東大會”上,貴州茅臺控股子公司貴州茅臺集團財務有限公司(下稱“財務公司”)向控股股東貴州茅臺酒廠(集團)有限責任公司(下稱“茅臺集團”)及其下屬子公司提供金融服務的議案遭到否決。

這份議案的審議結果為“不通過”,投反對票的有51272992張,占比為63.6498%。外界認為,這項涉嫌“關聯交易”的議案之所以不被通過,是因為中小股東擔憂上市公司成為集團公司的“提款機”。

值得關注的是,在廣泛的質疑聲中,茅臺集團營銷公司的具體運作方案還未予以公布,外界擔憂的“關聯交易”現象是否會發生還未得知,不過在股東大會上,茅臺方面再度表明了營銷改革的決心與成立集團營銷公司的初衷,強調其目的在于“反腐敗、補短板、促發展”。

營銷公司重在強化自營

茅臺所設計的著力于革除弊端的營銷改革方案,無疑與大眾的理解之間存在認知鴻溝。不過,茅臺的著眼點中,管控市場、平穩價格能否借由集團營銷公司這一平臺來實現,外界依舊持懷疑態度,而面對諸多股東時,尚未透明化的單向操作,或許才是產生批評的重要根源。

據悉,面對外界質疑和監管部門的質詢,茅臺態度謹慎。在股東大會上,茅臺集團負責人做了正面回應。茅臺集團董事長李保芳坦承,外界質疑和建議的聲音多,支持的聲音少。但他同時認為“這些意見都是出于對茅臺的關心。”至于沒有及時回應,李保芳說,是考慮到茅臺的關注度高,影響大,公司要深思熟慮,審慎回答。

據介紹,成立茅臺集團營銷公司是根據有關要求,落實專項整治任務的一項重大舉措。其背景和初衷有三:一是反腐敗,二是補短板,三是促發展。按照茅臺方面的解釋,在集團公司旗下成立營銷公司,并非“與民爭利”,而是著眼大局,致力于解決資源分配不公正、渠道單一等可能滋生腐敗的弊端;與此同時,結合集團公司大客戶的團購優勢,拓寬渠道、統籌不同品類的酒產業發展。

李保芳強調,營銷公司的成立也是為了有效緩解當下市場中出現的“惜售”“捂售”等現象,致力于穩價、建立良好的價格管控體系,以實現此前承諾的,讓消費者以標準價買到茅臺的目的。也就是說,成立集團營銷公司,與此前茅臺做出的加大自營體系建設的提法一致,而非以分一杯羹為目的,“大股東不會與小股東爭利”。

盡管做了正面解釋,但業界認為,在茅臺集團營銷公司運作模式、所獲配額、利潤歸屬等一系列問題尚不透明化的情況下,中小股東的質疑聲不會停止。而茅臺方面也表示,將就“運作模式與各股東進行溝通”,在征得大家贊同、條件成熟的時候,盡早提交下次臨時股東大會。

編輯:閆秀梅

weixn


相關熱詞搜索:

上一篇:與洋共舞,對外發展進入全新階段
下一篇:跨越百億,名酒“貴族血統”的沿襲

特码论坛